我很想请扶贫干部到家吃顿饭

我很想请扶贫干部到家吃顿饭 ——从贫困户蒋才丽感激之情看那排村喜人变化 □ 本报记者 李映武 贫困户蒋才丽早就有了想请村里的扶贫干部到家吃顿饭的愿望,但不管蒋才丽怎样盛情邀请,这个朴实的心愿却一直没有实现. “这几年,有了党委、政府的帮扶,生活不断改变,蒋才丽心情好呀!她说太谢谢大家了,请大家到家里吃顿饭是应该的呀!”大菉镇那排村支书韦兆军解释说. 那排村的喜人变化不仅仅体现在蒋才丽家里,三四年来最难修的朝阳路通了,群众收入增加了,房子变好了,一穷二白的村集体经济也开始有了5位数的家底…… 朝阳路通后,朝阳屯清一色的茅草房全变小楼房 朝阳屯,朝阳屯,没有一条好路只能老老实实在山里蹲……车进不来,肉桂、八角难运出去;建房材料全靠马来运,运输成本贵了好几倍,建一栋新房真不易…… “朝阳屯没有路,交通不方便,经济自然不好,绝大多数群众年均收入千元左右.没有钱,群众无奈蜗居在小小的茅草房里.站在高处看,朝阳屯全是茅草房.”韦兆军说起朝阳屯路通前的落后,眼神略显悲凉. 要想富,先修路.修条朝阳屯通到山外的路很快成为大家的共识.东筹西集,资金很快到位,工程旋即启动.不多久,朝阳路正式通车,洪亮的车鸣声惊醒了沉寂太久的山屯. 有了朝阳路的朝阳屯朝气蓬勃.4户瑶胞购买了面包车跑起了运输,绝大部分家庭购买了摩托车,有的家庭甚至有三四辆.全屯运输大件物品用农用拖拉机,瑶胞进出村屯乘坐面包车,八角、肉桂不再因为运输困难而烂在山里,金花茶、沉香等特色产业因通路既艳又香…… 路通财就通,手里有钱的瑶胞纷纷推倒祖祖辈辈居住的茅草房,取而代之的是清一色的二三层砖混结构的楼房.有几户除在屯里建了新房,还在大菉镇买地建房,生活水平三四年间陡然提升好几个档次. 特色产业兴起,肥了集体富了私家引来大家夸 “那个时候,村里想做点事真难,因为村集体一分钱都没有.有时村民也在背后说我们村干部不做事,真有点冤枉我们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说起这个话题,当村干部有七八个年头的韦兆军是一脸委屈. 为尽快改变村集体经济“零收入”的尴尬局面,挂钩联系的市领导召集联系单位、驻村干部等商研,把发展的目光聚焦在那排村的好山好水上.他们认为不发挥十万大山的优势,那等于是端着金饭碗找饭吃. 于是,他们大力动员群众植沉香、栽金花茶,并引入“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管理经济林木.三四年间,3000多亩的沉香和5000多亩的金花茶已经成了村民尤其是贫困户的摇钱树.“去年,全村群众仅在金花茶一项上就获取利润100多万元.如果沉香再长大点,价格再高点,那村民的收入会更多.”与村民合作的中港高科公司的基地经理韦青说. 个人收入增加了,集体经济不能掉队.帮扶领导和帮扶单位还是把解决问题的目光放在了那排村的林地里,他们筹资13万元买来20多头小黄牛,在林间放养.黄牛膘肥肉厚,牛肉品质上乘.去年卖了几头牛,收入3万多元,终于打破了村集体经济收入为“零”的尴尬局面. 好事连连.在各方的努力下,那排村小学正在扩建,能为村民提供医疗、阅读、篮球运动、表演看戏等服务的公共服务中心已经建成并将很快投入使用. 瑶胞困难记心头,全力帮扶贫困群众旧貌换新颜 “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她那个时候忧愁的样子,一天没有几句话,见人也不打招呼,看上去一点信心都没有.”韦兆军对三四年前蒋才丽的精神面貌记忆犹新. 现年41岁的蒋才丽,丈夫因病去世,留下了一大笔医疗债务.命运多舛的她与其他5名家人挤住在一间25平方米的低矮的泥巴房里,是村里最困难的贫困户. 解决蒋才丽的住房困难是当务之急.在帮扶领导和单位的共同努力下,通过多渠道筹措,19万元购地建房的资金很快到位.目前,蒋才丽的新房已经动工建设,一楼已经初现雏形.因为她文化水平低,算数困难,帮扶领导担心相关经费使用出问题,要求村委会指定数名干部负责规划、建材的购买和运输及资金的监管,确保好事办实. 8月9日,当蒋才丽站在她新房建设现场,看着不断增高的墙体,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这是几年来我看她笑得最甜最开怀的一次,好啊!”李柏很是欣慰.

高岭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