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年轻过 我们正年轻着

我们曾年轻过 我们正年轻着 ——致逝去的或行进的60后至00后的青春 □ 本报记者 韦 佐 谭楚翎 通讯员 卢江丽 5月4日,廖富彬在自家门前劳动(廖富彬供) 90后刘继兰在工作中(资料照片) 卢江丽 摄 郑乔文(中)和同事在讨论案情 江政和 摄 “青春少年是样样红 你是主人翁/要雨得雨 要风得风 鱼跃龙门就不同/青春少年是样样红 可是太匆匆……”这首名为《样样红》的励志歌曲,传唱了20多年.可是,歌曲只是歌曲,现实毕竟是现实.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芳华,但一代人又有一代人不一样的青春…… 00后(学生): 加油!让梦想成真 5月2日,临近正午,市实验高级中学,一张张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脸庞从学校大门涌出. 因为事先联系好学校的佟主任,记者很快在一间会议室里看到了4名高三学生. 小冯同学阳光、帅气、白皙,有些腼腆,看不出是个体育、军事爱好者.他获得过学校篮球投篮比赛特等奖,偶尔看电视,爱看军事频道.去年8月,在学校里看到空军抬飞行员的招贴,他说:“当时,我就动心了.”于是,便去报名参加体检,初检过后,去年12月再去南宁复检,复检也通过了.小冯说:“我的理想是能考上军事院校,当一名飞行员.” 女同学小胡说:“高三的时候,我才想过以后做什么,我想做一名医生.” 小胡想当医生的想法是源于一名患有抑郁症的同学.“人患有抑郁症,如果没有专业的医生帮助,他的病很难治好,反而会越加严重,而且旁人仍然看不出来,我就想帮助他们.”在紧张的学习之余,小胡会通过网络、医学书籍关注这方面的知识. 小罗同学是班里的班长,每天6∶20到校,给全班同学发卷子,然后复习,直到晚上12时许才休息.小罗的愿望是考上心目中的大学,读中文系,毕业后当一名传道授业解惑的语文老师.小罗热爱文学,喜欢诗词歌赋,也希望把这种对文字的热爱传递给自己的学生.“累的时候就跟自己说,再坚持一下,考完就可以放松啦.” 小陈与她同岁,也是同班同学.把青春正好的岁月用在读书上,这个18岁的大男孩笑着说很值得,因为现在的努力,决定着未来的道路.他未来的目标很明确,考中国政法大学,最好是读法学或会计审计专业,将来回家乡工作,好好陪陪父母. 90后(工人): 她的“战场”6.8万平方米 在防城港中一重工公司,上思籍90后女孩刘继兰做着一份别人口中“不是女生做的”活儿——仓库材料收发员. 一套长袖长裤工作服、一把卷尺、一本笔记本和一顶安全帽是她的“武器”,6.8万平方米的材料堆放场是她的战场,各种尺寸和重量的型材则是她调兵遣将的军队.阳光下,她就像一名战士,挥洒着汗水,穿梭在属于她的无硝烟的战场. 仓库材料收发员,看似简单,其实不然.作为西南最大的钢结构加工制造企业,中一重工主要承接市政场馆、桥梁厂房等项目的制作,所需的材料多为钢板,钢板的来源分为甲供料和自采料,分布在4个大小面积不一的堆放场上.来料时,需要验收每块材料的规格及材质等信息,并做好每一块材料放置点的信息登记.发料时,根据车间生产需要快速准确地找出相应材料的摆放位置,并安排倒运进生产车间.发料过程如有纰漏,将对生产造成严重影响.为避免出错,刘继兰每周不落地核对堆放场剩余材料是否与发出材料匹配,确保工作万无一失. 这远不是最苦和最累的.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工作环境.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6.8万平方米的材料堆放场上都不能栽种绿树和设置遮阳板.在完全露天的工作场所,无论是烈日曝晒,还是大雨倾盆、寒风呼啸,只要有需要,刘继兰瘦弱的身影总会如期出现在岗位上. 但又有哪个年轻女孩子不爱美呢.“自从来到这里上班被晒得黑黑的,我都不敢见我的朋友们了”“擦防晒霜呀,但好像不起什么作用”“我好久都没有穿漂亮的裙子了”…… 80后(农民): 当好一个现代农民不容易 “现在,我在喂猪呢!”5月3日8时左右,记者问廖富彬“现在干什么”时,电话里传来他的话声和猪叫声. 80后廖富彬,家住防城区大菉镇山中村下那阳组.当过5年的边防武警,退伍后,做过生意,大赚过,在城市里买了房、买了车.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生意大亏.2014年6月,他带上妻小,回到老家300亩自留山地上.修一段路,清场地,拉网线,建起了鸡棚和临时宿舍;随后,还养了猪.他一家从城市人又变回农村人. 养鸡养猪风险大.2017年上半年,由于遭受禽流感影响,禽类养殖几乎全军覆没.“本来,打算能在清明节、端午节赚上一把,可我亏了10多万元.今年上半年养200多头猪,看来每头要亏400元左右;只能咬牙挺一挺,在下半年赚回来.”几年来,生猪断崖式的跌幅,让许多养殖户很难支撑. 但廖富彬仍然坚守他脚下的这片土地.2014年,他开始种植金花茶和沉香树,陆陆续续种了230亩.就因为看着邻村的韦能离开京城,放着年薪百万的职位不干而回家种金花茶.他说,韦总从京城回来,有科技团队,能从金花茶中研发出多种生态产品,种植金花茶前景广阔;而且,广大种植户通过种植已从中获益.廖富彬对金花茶产业充满信心,金花茶是他最大的希望. 70后(边防警察): 最记得搬大石头的那一天 1979年出生的郑乔文现在是防城边防派出所所长,警龄已21年. 入伍时,郑乔文在山东青岛边防检查站当兵.给他教益最深、影响最大的,就是一名回族老班长.是老班长让他从一个18岁的小青年变成一名合格的战士、优秀士兵.一年半后,他就成长为班长;随后,成为一名优秀班长,又考上了军校. 印象最深的,是2003年6月,就要毕业前的一两天,100多名学员集体搬石头.10多吨重的石头堆,一块一二十公斤,重的七八十甚至上百公斤.就在营区里搬,从一角搬到另一角,搬了3趟.广州的6月天,不知有多炎热,在大太阳下搬大石头,流出的汗好像比喝下的水还多. “那一天,每人大概搬上百块.一个人搬不动的,就几个人齐心协力搬,用手抬,用木棍撬.总之,就是一定要完成任务.”那么重体力而又枯燥的“训练”,考验的是大家的体力、耐力、耐心,还有协作互助精神.人们所面临的问题和困难,就像一块块石头,就是要你如何想办法把它搬掉,把它解决好.郑乔文说,这是搬大石头带给他从警生涯最大的人生启示. 郑乔文能武又能文.2003年7月,他写的第一篇新闻稿就在本报上刊发.因为第一次写稿就能发表,他一下来了信心和兴趣,一写就10余年.他的文字相继刊发于地市级至中央级媒体,也获过不少奖. 60后(商人): 一切要靠自己 “我种过辣椒,但1斤5分钱都卖不出去,当农民有多不容易.做生意后,宁可自己亏本,也不能欠农民一分钱.”这样的感悟,源自于吴月涛的青春奋斗岁月. 高中毕业后,吴月涛到深圳务工几年,又回到了浦北老家.当时,生姜和辣椒价格高,他就学着种生姜、种辣椒,前期长势都很好,一棵生姜挖起来,有3斤多.然而一场洪涝和虫害让他几乎颗粒无收.一天晚上,他在田里忙到很晚,回家时,看到年幼的儿子打着手电筒来接,他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决心一定要闯出一条路,带家人过上好日子. 1992年,防城港正处于开发建设的火热阶段.20多岁的吴月涛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腔敢闯敢干的热血.他看中了防城港的发展前景,带着全家来到防城港谋生计.他挖过沙虫、耙过螺,试过几条路子,最终决定还是做个体户,从商.当时他并不了解个体户买卖需要什么样的手续,几乎是凭着一腔热血在干.他跑到南宁,批发了几箱鸡蛋,回来找到工商所的干部,询问相关手续.工作人员问他有没有证件,他一脸懵懂地说:“没有.”当时港口工商所的陈所长了解到他进的货物是鸡蛋,不能久放,决定特事特办,一面办手续,一面帮忙找摊位,让吴月涛感动不已. 就这样,他跌跌撞撞地开启了从商之路.吴月涛以人品做生意,他的买卖慢慢打开了局面.1995年,他注意到滩涂海边出产的海鸭蛋味道独特、腥味少、质量好,就找到值得信赖的农户进货,并设计简单包装,以“红树林”的品牌售卖,没想到大受欢迎,“红树林”海鸭蛋从此成了他的招牌商品.在市工商局的帮助下,2003年9月注册了“红树林”牌海鸭蛋商标.2016年,“红树林”牌海鸭蛋入选广西特产行销全国核心品牌,成为广西品牌特产的代表之一. 青春时吃过的苦,都是岁月赠予的财富.回忆当年,吴月涛笑着说.

商业网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