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唱京族民歌不收劳务费 ——记自治区第二批“岗位学雷锋标兵”武明志

本报记者 曾译萱 “武老师,您好!这是我们的一点小小心意,请您收下.” “你们把它拿回去!很多人到我家里了解京族文化,听我唱京族民歌,我都是不收劳务费的.” 3月7日,广西艺术学院民族音乐表演专业的几十名学生,慕名来到东兴市江平镇氵万尾村,向京族字喃文化传承研究中心党支部书记武明志学习京族民歌.武明志热情接待了这批学生,带着他们参观京族哈亭、京族博物馆等,为他们讲述京族文化、唱京族歌曲.3月8日,这批学生在返校前试图将一份劳务费给武明志,但当场被他一口拒绝. 武明志说:“传承弘扬京族文化本来就是我的义务,怎么可以收钱?!”他笑称,京族字喃文化传承研究中心这个民间机构,已经像官方办公机构一样,每天都有几拨人过来,都是义务接待.记者采访当天,短短一个多小时内就有三拨人来访. 武明志迷上京族文化已经有十多年了,从参加苏维芳老人的字喃培训班,跟着老人一起四处奔走收集资料,再到如今的每天至少花五六个小时整理、翻译、研究京族资料.“京族文化有很多东西都是口口相传的,没有文字记载.如果字喃文化传承研究中心不收集整理,十年八年之后,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可能就会消失.”武明志说,为此,2013年他新建房子时,特地腾出了两个房间作为京族字喃文化传承研究中心的办公室. 武明志深知京族文化的传承并非尽一己之力即可,而是应该带动广大京族群众都参与其中.如今字喃文化传承研究中心定期开办培训班,教“京族三岛”的村民认识字喃.“现在使用字喃的人越来越少.要通过培训班让更多京族人了解字喃、了解京族文化,参与到文化传承中来.”武明志说. 武明志平时与妻子共同经营家里的五金店,但字喃文化传承研究中心这些义务工作已经占去了他大部分的时间,在妻子眼里成了有些“不务正业”.“我们这一代人没有什么文化,但是我们有京族的本土文化需要去传承.如果我们不去做,京族文化将会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里失传.”武明志跟爱人坦言自己的担忧.他还用行动感染爱人,培养爱人对京族文化的兴趣.偶尔空闲时,他喜欢在店里读京族字喃和唱民歌.他笑着说,现在妻子已经很支持他的工作了,一些民歌妻子也会唱了呢. 在武明志的工作笔记本上,除了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京族字喃文化传承研究中心的各项工作,还记录着氵万尾村义务消防队每次的“出警”记录.因为他除了京族字喃文化传承研究中心党支部书记这个身份,还是氵万尾村义务消防队的副队长. 2010年5月,氵万尾村义务消防队正式成立,配备有一辆小型消防水罐车、一辆沙滩摩托车和灭火器等设备.“那辆小型消防水罐车要有A2驾驶证才可以驾驶,而我恰好有A2证,就成了义务消防队的一员.”武明志说. 2010年10月29日傍晚,正在家中吃晚饭的武明志突然接到电话称,氵万尾国防哨所附近发生火灾.当武明志丢下碗筷跑到现场时,看到火苗已蹿起了好几米高.他坦言,当时自己也感到有些害怕.“之前都是进行消防演练,真正救火还是第一次,心里没有底.但是救火就是争分夺秒.”回忆起第一次救火经历,武明志依然心有余悸.他回忆说,当时明火距离国防哨所只有50米左右的距离,如果火势不能及时得到控制,后果将不堪设想. 每一次救火都是一次考验.2015年,村里一家农户在做饭时煤气管道突然起火,火势迅速蔓延整个厨房,情况非常危急.“我们赶过去把明火扑灭后,要想办法把煤气罐搬走真的很危险.但是既然做了义务消防员,就要把它做得最好.”武明志说. 每年夏天都有很多外地游客来金滩度假游玩,车子被陷在沙滩上的事故时有发生.武明志半夜三更帮游客免费拉车是常有的事.“只要能帮得上忙都会去帮,因为我是党员.”武明志说.

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