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总是满天绚丽而遍地垃圾

□ 沙 虫 期望中秋夜下大雨.这个期望大煞风景而有点变态.圆月挂中天,美丽似神仙.可每当看着车辆拥挤,特别是发生交通事故和花前月下遍地垃圾时,有人还是希望中秋夜下雨.每年中秋夜或中秋夜过后,谁最辛苦谁最累? 不用说,是维护治安和交通秩序的民警,还有,就是清扫垃圾的清洁工. 9月15日中秋夜,笔者没下楼去数百米开外的北部湾海洋文化公园看人们赏月、吃饼、放孔明灯.去年中秋倒是走了一下,看到了满天的孔明灯和随处丢弃的垃圾.想想,今年照例一样.果然,晚上8点多钟,从客厅窗口望去,公园上空已经繁灯满天,甚是梦幻和美丽.可美丽过后,不知方圆多少公里随处会见到孔明灯的残骸. 人是制造垃圾的动物.只有制造量或多或少、如何处理垃圾的不同.历来,中秋夜有两个问题,一是交通,二是垃圾.遵守交通秩序,绝大部分驾驶员能做到,因为违章要被扣分罚钱.车撞车或撞人,都是麻烦事,一般情况下,谁都不想做麻烦的制造者或当事人. 可是,随手丢垃圾却是纯粹方便自己而纯粹麻烦别人的事.因此,很多人习以为常,久而久之形成的陋习难以改正.中秋夜,因秋高气爽花好月圆,人们倾巢出动,一家老小祖孙三代或亲友同事同学欢聚公园草坪,共问“明月几时有”,本来,这是一段极其美好而欢乐的时光.可欢乐之后,绝大部人还是挥一挥衣袖,不把一片垃圾带走. 欢乐过后是垃圾,而且体现在时时处处.公园聚会或踏春踏秋或在外旅游,随手就扔的垃圾之于很多国人,如影随形,分秒不离. 笔者没有外出旅游的经历,但有过和外国人在国内一同游走的经历.时间是20年前,即1996年7月,在河南嵩山坳,一起走了大半天.我们几个人,半途中遇到一名女留学生,来自日本长崎,学的是中文专业.途中,喝完水的两个矿泉水空瓶,她一直随身带着,一直走在队伍最前,像一个导游,直到有能放置垃圾的地方.对于空瓶,其他同事,有的随手一扔;有的就放在路边,说反正有人来捡.很多年前,就看过日本广岛亚运会结束后六万人退场会场上竟无一张纸片的报道;之后,又从有关文章中看到过“日本人住过的酒店比原来的还要干净”的文字.虽没亲眼见过,但或可信之. 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脏乱差”的标签我们无法揭干净?很多官员、很多普通游客,都去过最干净的国家,当然也去过环境还不如我们的国家.为什么环境卫生整治——不说大环保,而仅仅只是公共卫生或个人卫生方面,我们仍然无法跟上? 讲卫生跟所谓的文化素质不能划等号.看看那些点孔明灯的,有中老年人,也有模样或帅气或清秀的年轻男女,还有中小学生.或说,点孔明灯的这一堆人里,不乏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但他们仍无所顾忌地扔垃圾、点孔明灯.孔明灯最终成为垃圾,甚至会引发火灾类似事件,不乏其例.火灾引发重大事故,就是犯罪,可大家明知故犯,这是为什么? 如果在山村,你让一个农民玩孔明灯,他可不敢.因为他知道孔明灯坠落,可能会烧东家的房子,或烧着西家的山林.但在千万人共聚的广场,个个人有胆点孔明灯,因为如果造成火灾,任何神探都破不了案.这叫法“难”责众.这是其一. 其二,中秋夜那么多人,谁管得过来?于是,你点我点大家点,美丽夜空一起点,点完了,还拍照,发微信.制造了垃圾还满世界昭告.等于说,我制造了垃圾,你又拿我怎么样.果然,没人拿他怎么.于是,孔明灯年年中秋满天飞. 难道孔明灯不能限制生产甚至关闭?也许有人会因此反驳:有人拿菜刀杀人了,那么刀具厂就得关闭?也有人问,鞭炮烟花不也成垃圾,为何不禁止生产? 其实,这不是一码事.制造垃圾不可避免,关键是如何及时、现场处理好垃圾.因为,孔明灯垃圾无法及时、现场解决,因此,还是禁卖、禁放为好.

蓝宝石华丽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