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胜富:从贫困户到致富带头人的转变

本报记者 覃丽园 实习生 吴振莉 覃海婷 立秋,炙热的阳光照耀着连绵起伏的群山,山腰处突现几幢红白相间的房屋,远远地看去就像是一幅风景画.走近绿树荫荫的大山旁,一排排靓丽的民居楼在夏日的阳光下,熠熠闪光…… 一户民房里,韦胜富和妻子在整理着小卖铺内的商品.“商店”就在家门口,往里是客厅和厨房,宽敞明亮;门前还有一个0.1亩大小的“小田园”,种着几棵小树苗,看起来既美观又实用.这种“微田园”式的美好生活之前韦胜富是想都不敢想的. 韦胜富,防城区那良镇那巴村村民.作为一名老党员、退伍军人、瑶寨里的女婿,他在村里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能人”了.然而,就在三年前,他还有一个“身份”叫贫困户.多年来,因为妻子身体不适,一直不能干重活,他作为家里唯一的劳动力,生活开销、妻子的看病钱、两个正在上学孩子的花费……都需要他一个人扛.生活在深度贫困的那巴村,缺水、无路、无电的“三无”困境,让深山里的一家人日子过得紧巴困顿.2015年建档立卡时,韦胜富一家四口被纳入了贫困户. 戴上贫困户的“帽子”,低保金、医疗救助……政府的各项帮扶接踵而来,但并没有让韦胜富一家变得安于现状.脱贫攻坚的号角吹响,路修通了,安置点房子建起来了,韦胜富决定搬出大山.他动员家人,在政府的帮助下申请搬迁到那巴村里恩组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成为该村迁入安置点的第一人. 作为那良镇那巴村规模较大的易地扶贫搬迁项目,覆盖面涉及贫困户46户247人,许多村干部都为了“迁徙”而忙碌,想帮助更多的贫困户走出大山,走向幸福.但后者,依然有着各式各样的担忧:“扶贫政策好是好,但是离开了大山,我们种什么吃什么?”有些村民不愿走出来,舍不得家里的山地和菜园.韦胜富在得知实情后,主动帮村干部劝说村民,自发带领村民上山砍竹子,在规划好的前庭后院修筑篱笆,让村民在房前屋后看到有利用的空间,种植瓜果豆菜.村民看到成效后,纷纷放下顾虑,加入到搬迁大军中. 为了让村民尽快适应新生活,韦胜富的妻子经常走进深山密林,寻找适合庭院栽种的树苗.“我在家也没什么事,去给他们挖点金花茶培育好嘛!”实在、朴素的大姐搓着手略带腼腆,不能干重活却乐于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无偿将培育好的树苗送给村民种在小院里. “虽然很累,但比以前在山里的生活好多了.”安置点有了人气,新型村庄逐步成型,韦胜富又有了新想法.他和妻子在家中开了间小型“超市”,抢占先机让不能干重活的妻子有了“工作”,家庭也有了新的收入.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他们家已成为那巴村的致富带头人. 尝到甜头的韦胜富并没有停止致富的脚步.他不忘初心,在村第一书记郑伟的引导下,积极配合贫困户村民做好安置工作.山里人一贯的“不讲究”,环境卫生跟不上.为了保持整洁美观的村屯环境,他带头扫好门前“雪”,倡导大家转变思想,注意水电的运用以及环境卫生的处理,号召村民集中圈养牲畜;村里因水源与邻村有争执,时常发生人为堵水的情况,他就主动上门调解,解决村民引水入田、用水难等问题.韦胜富的勤劳努力,不仅让他成功脱贫,还让他获得了村民的认可,成为安置点生产队的队长.从贫困户到主动脱贫第一人,再到生产队“韦队长”,韦胜富实现“华丽转身”. “政府政策好,但还要善于自力更生、抱团取暖,才能更好更快地脱贫摘帽.”韦胜富是老党员,又是退伍军人,他带头脱贫、不等不靠的精神深深地影响着村民们.这个曾经像隐居在山中的小村,开始一笔一划地描绘出一幅崭新的画卷. “接下来要尽快完善生活设施,建立固定小市场,给村民有一个买卖的场所.还要结合边境旅游建设规划,让村民的日子越过越好,做到市委书记李延强所要求的,既要脱贫又要致富.”该村第一书记郑伟望着不远处的大山,坚定地说.

波候